第 1 章(1 / 2)

月上星 江千苏 2555 字 1个月前

B市的四月已经变得暖融融的,街上的行人们都换上了春装,阴雨连绵的那几天已经过去了,天气预报说,未来十五天都将会是大晴天。

“今天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啊~”咖啡馆里的角落,女人勾了勾烈焰红唇,端起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,耳朵上的三角耳环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。

阮苏也轻啜了一小口咖啡,刚才点单的时候走神了,一不小心点了杯美式,也没加奶加糖就喝了,苦涩感瞬间窜入喉咙,她素来不爱喝苦咖啡,不过也只是轻轻地一蹙眉,很快把杯子放下了。

“为什么?”她抿着唇很认真地想了一想,几度思寻无果后疑惑道:“今天不是你的生日,好像也不是你和男朋友的纪念日吧?”

耿乐乐又喝了几口咖啡,揶揄道:“我约了你十次,有九次半都约不出来人,今天难得成功约出来你这个大小姐,可不得好好纪念一下嘛。”

阮苏听出了她打趣的意思,抿着唇笑了笑:“你惯是会打趣我,怎么不说说上大学的时候是谁为了陪男朋友,好多次宿舍活动都没参加?”

翻起旧账,耿乐乐轻哼了下:“行行行,是我是我,是我重色轻友对不起咱们的革命友谊。”

桌子上放着敞口的杯子,总是会让人时不时地就想端起来喝两口。阮苏习惯性地又喝了一口,咖啡的苦涩再次入喉,让人很是不舒服。耿乐乐注意到了她眼下淡淡的黑眼圈,不由得关心道:“你怎么回事,都开始有黑眼圈了?我记得你以前通宵都很少有黑眼圈的。”

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撒在两人的身上,暖融融的,照在身上很是舒服。阮苏的位置刚好是对着太阳的,稍稍一抬头就能与阳光直视,阳光耀眼得都有些睁不开眼睛了。

阮苏微微蹙了蹙眉,偏过头,闻言下意识抬手摸了摸眼睛,随后很快放下,弯了弯唇:“最近有点失眠,可能是因为这个吧。”

“失眠你还喝咖啡?!你疯了啊,也不怕猝死。”耿乐乐皱着眉拿走了阮苏面前的美式,招来服务生小哥。

服务生小哥很快拿着菜单站在桌边询问道:“您好女士,请问需要什么?”

阮苏似乎猜到了她要做什么,“不用——”

“不用什么不用,你都失眠了怎么能喝咖啡?”耿乐乐责怪地瞪了眼她,对着服务生小哥微笑道:“来一杯热牛奶,谢谢。”

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

很快,服务生就端来了牛奶,耿乐乐把牛奶推到阮苏面前:“你还是喝点牛奶吧,你为什么会失眠啊?”

阮苏顿了顿,然后摇头笑着说:“可能是太闲了吧,所以没事做睡不着?”说完,她自己都笑了。

“你家池景辰现在不是有助理了吗?你应该没事了啊,他养着你,你不是刚好可以在家写写剧本吗?”在说到池景辰的名字时,耿乐乐下意识压低了声音。

阮苏和耿乐乐是发小,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是一个学校的,知道关于阮苏和池景辰之间的事情。阮苏大学学的是编导专业,这是她热爱的专业。

阮苏眸色一黯,“我写了,投给了一些公司,但是都被拒绝了。一个写的不如一个,我自己都看不下去,人家拒绝也是正常。”

“怎么会?”耿乐乐不由得大惊,阮苏很有这方面的天赋,对文字很敏感。大学里她的成绩优异,写出来的剧本曾被编导专业最严苛的导师都夸赞过有灵气的。“你的剧本是咱们专业出了名的有灵气,老周头都夸过你,你的要是不好,谁的还能好?”

“真的。”阮苏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迷茫地捧着牛奶杯:“最近很烦躁,静不下心来,心里堵得慌。”

“苏苏……”耿乐乐担忧地看着她,阮苏弯唇笑了笑,“干什么一副我要死了的感觉?行了行了,你别担心了,大概就是暂时没灵感吧,我再慢慢想想。”

耿乐乐还想再说什么,阮苏的手机突然响了,屏幕上跳动着的备注让阮苏眼睛一亮,立马接听。手机那端传来男人低沉微哑的嗓音:“我回来了,你怎么不在家?”

每一个字都很普通,从男人口中说出来却又带着说不出的魅惑和性感,阮苏唇角不由得上扬,手指勾着衣角搅啊搅:“我和乐乐在外面。啊,你不是说明天才回来的吗?”

“宣传片提前拍完了。”客厅里,男人靠在落地窗前仰头看着窗外,眉间带着一丝疲惫,但声音依然温和:“你们要是结束了,就提前给我发个消息,我来接你。”

阮苏的唇角从接起电话的时候就没垂下来,男人的声音低沉从手机的那一端传来,挨着耳边,仿佛是他本人就在身边说话一样。

“我和乐乐好久没见面了,今天…可能要晚一些才回去。”耿乐乐约了阮苏出来玩,两人早就说好今天至少要玩到天黑才回家。两人还说好中午要去吃一家特别好吃的火锅,现在才出来逛了没一会儿。虽然好想飞奔回去见池景辰,但是耿乐乐也很重要,更何况是先答应了乐乐。

她说话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有小动作,纤细白皙的手指无意地摩挲着桌面,声音有些软软的。

听到她今天一天都不在家的消息心情突然有点不太美好,池景辰把玩着打火机的动作一顿,但还是温和叮嘱她:“好。一定要记得注意安全,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嗯嗯!”阮苏突然想到什么,不顾对面耿乐乐揶揄的的眼神软声说:“你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呀,我回来的时候带给你~”

池景辰对在吃的上没什么特别的喜好,刚想说不用,阮苏眼睛一亮,“我们常吃的那家蛋糕店出了新品,我带新品给你尝尝好不好?!”

池景辰和阮苏都是H市长大的,阮苏喜欢甜点,平常时也总是买甜品带回去两个人一起吃。

听着她欢快的语调,眼前瞬间浮现出小姑娘眼眸亮晶晶地望着他的模样,池景辰的心都跟着柔了一下,唇角翘了翘:“好,我先挂了,你们好好玩,要买什么就刷我给你的那张卡。”

阮苏小鸡啄米似的点头,想到这是在打电话池景辰看不到,又说:“嗯嗯!我知道了~”

手机那端男人轻笑了一声,“那我挂了。”然后随着“嘟嘟”两声挂断了电话。电话挂断后,阮苏还有些小兴奋,唇角忍不住疯狂上扬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欢喜的情绪。

“池景辰的魅力可真够大啊,刚刚还看着焉不溜秋的一小白菜,跟他说话的时候瞬间精神水灵了。”耿乐乐靠在椅背上,故作失落地叹了口气:“唉,看来是我还不够美,苏苏跟我说话都没劲了。”

阮苏现在心情特别好,连语气也欢快了许多:“可能是因为你不够帅吧,我喜欢帅的~”

“啧啧啧…”耿乐乐懒得演了,轻哼一声:“信你才有鬼,当初那追你的贺朝小学弟不帅吗,你不照样给人家毫不留情地拒绝了,那可怜的小模样我看得都心疼。”

耿乐乐说的贺朝是表演系的一个学弟,当初阮苏和耿乐乐申请当了编导系大一新生的班导。当时那几天因为有一些小意外,阮苏兼任了几天表演系新生的班导。贺朝刚好又是临时班长,需要协助班导管理班级的一些事务,和阮苏的来往比其他人稍微多了些。

他做事比较认真负责,阮苏还多次跟耿乐乐夸带他们班很省心。不过令阮苏没有想到的是,军训结束的那天,贺朝当众向阮苏表白了。阮苏有些小小的惊讶,随后以“我已经有男朋友了”拒绝了他。

一般人被拒绝了基本上就不会再纠缠,可是贺朝偏偏不走寻常路。

阮苏一想到贺朝那句“没关系学姐,我可以等你。”头就要大了,无奈地摆摆手:“你知道我不会喜欢他的。”

耿乐乐噗嗤一笑,“那小奶狗最近还坚持不懈啊?”

阮苏有些生无可恋地叹了口气,“是啊,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精力为什么这么旺盛,而且我都很明确地告诉过他我有男朋友了。”